2019年12月

“风一更,雪一更,故园无声,雪落无痕。”

做梦从来都是最直接提醒我一些事的方式
有帮我预示过未来的走向 也警示过我什么事不能碰
美梦什么的 从我记事以来就没存在过
大多数时候在逃离“追杀”
还有一部分时候在生离死别
梦啊 梦啊 梦啊

今天这一梦 受教了
什么时候做好了 什么时候回家
祝自己和家人冬至快乐

四个人抱成一团 脚尖挨着脚后跟 手拉着手
四个人的游戏体验感总是比一个人来的好的
游戏的意义更多是在于互动 一个眼神 一个手势

大学这几年 几乎没怎么玩儿过
有时候会想 一个正常学生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
见过努力学习的 也见过大玩家
但自己好像都不太沾边
既不是踏实学习的人 也几乎没好好玩儿
整个大学还是充满遗憾的

也问过 朋友给的答案是 你能吗?
也不知道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是怎么分层的
有的人能 有的人只能看着

现在要走的路 大概就是 从不能到能的路
不是为了要那样 而且要有选择权
可以选择自己要怎么样

极度犯迷糊 睡醒了灯还开着 衣服也没换
就这样躺过了一夜 雷打不动
也不知道是睡得太沉还是太疲惫
邻居半夜被楼下醉酒的小姐姐吵醒
大概是有吼了几句 发消息给我 我也没醒的来

睁开眼就是一屋的灯亮 惨白色 不知道窗外明暗
夜半?五点六点七点?还很安静 应该还早
脑子里渐渐浮现出乱七八糟的事儿
今天要做什么 还有什么没做 什么暂时不能做
呼吸都是沉重 滞怠

终于不那么难的早睡早起了
不容易 很不容易
晨起人开端 想十件事不如做一件

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jpg
要开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海风是没有雾霾的味道 天海不是一色
海浪多是慵懒的 偶尔又像拉威尔的水之嬉戏
冬天我看到的海 平静 安宁 祥和
但我知道她一定不是我看到的这样
孕育无数生灵 能见到的 和大多看不见的

航行在不知道经纬度的地方
看着外面海浪一层一层的翻 感受船一摇一晃
以前只爱山不喜海 现在也谈不上爱
多的是一份敬重和好奇

一片大海的样子大概就是一座高山的样子
只是我触及不到 只可远观

手里反复摩挲着一片残碎的贝壳
一样东西的贵重只会因为我喜欢

夜深了 晚安 我的那片海